幽羽子

uw了解一下。

恶狼游戏好玩爆炸!!!疯狂安利。
一把画了我喜欢的角色wwww还有几个肝不下去了(望天)。

【快新】工藤新一今天也在烦恼自己是不是活在梦里Ⅰ

  *鬼故事预警。
  *角色死亡预警。
  *平行世界预警。
  *错字预警。
  *ooc严重预警。
  *降智预警。
  
  ——————————————
  
  工藤新一吃完早餐,发现书库里多出了一本古籍,虽然很厚,却只有一页写着文字。
  『相同的两个人本为虚实一体,无血缘却相克相生,立场相反却相爱相恨。若两人相见,必入镜花水月之局;一人为虚、一人为实,破局唯有一人身死道消,亦或者……』
  工藤新一秀眉轻皱,看着明显是被人故意撕烂了一角的古籍,伤痕很新,除此之外却找不到如何能够找到“凶手”的证据——他甚至不知道是谁带来这边书的。
  他对书本暗暗呢喃:“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哪有那么凑巧刚好碰见完全相同的人……”摇了摇头,他合上了书本。
  工藤新一喜爱看书,经常一看就是一下午,恰好家里有着一座巨型书库——至于这本古籍,却是不知何时出现的。
  他是个头脑灵活的侦探,却没有找到这本书的主人。
  工藤夫妇确认出国中、阿笠博士去找旧友喝酒、兰在照顾她的侦探爸爸、园子在准备马戏团的票、所有可能做恶作剧的熟人都被pass。
  那么是陌生人?
  可是陌生人又是怎么做到在我吃早饭期间偷偷潜入我的书库?或者他本来就在这里?
  仿佛凭空出现。
  他确定就在他吃早餐的这段时间没有人从正门进入他的家,他也没有进入书库,他的家里也没有可疑人员。
  确实是凭空出现。
  工藤新一是个侦探,他从来不信这些鬼怪论。这诡异的本书仿佛一个给予他的挑战,让他充满解开潘多拉魔盒的兴趣。
  是谁在他没有发现的情况下进入他的领域,悄无声息的留下一本诡异的书呢?
  他重新翻阅古籍,查看上面是否留有什么痕迹——却诡异的发现,多出了一页写着字的纸。
  『虚虚实实,谁虚谁实?谁为鬼怪?谁为受害者?谁才是凶手?——确认之法唯有互相残杀。』
  这是什么技法?是到了一定时限才显示出的墨水?还是什么特殊的材质?
  工藤新一对这个爱恶作剧的“凶手”又降了几度好感。
  不过从古籍中他却得到了一些新的信息。
  “相同的人中有一个人是鬼怪、破局法为杀掉其中一个。”
  既然没有明说杀掉鬼怪,那么杀掉人应该也是可以的,而杀人有方法,杀鬼这种荒唐事却做不到——毕竟鬼本身不就是死的吗。
  并且,他没有表明必须是互相残杀,那鬼怪等到人自己老死不就成了?
  那这个方式对于人来说岂不是故意针对的死局?或许唯一的破局点在于相爱相恨?可是在知道必须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又有谁会爱上对方,那就只能是恨了。
  工藤新一相信这个爱恶作剧的“凶手”不会只是放一本书就什么都不做。
  不过难不成他还能找到一个和他工藤新一完全相同的人不成?
  足足研究了一个上午,什么都没有发现的工藤新一再次合上古籍,随意加书签,他叹了口气,他下午可是要找陪兰和园子去看最近新来的马戏团表演呢,这个难题还是留着晚上回来考虑吧。
  游乐园才放过兰一次鸽子,他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再一次放鸽子了。
  会被打死的。
  急匆匆的吃完午饭,工藤新一向着兰家的侦探事务所赶去。
  感觉到头顶毒辣的阳光,工藤新一加快了脚步;正午的阳光简直热死人,更何况这还是最热的夏天,再加上他从小就有点紫外线过敏,汗流浃背的他恨不得跑到兰家去。
  急匆匆向前跑的工藤新一不小心撞到了人。
  那人带着帽子的身影居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不过居然大夏天戴帽子,也有些古怪,难不成比自己还要怕晒?
  工藤新一刚想转身和对方道歉,转身过去时却已经找不到了对方的身影。
  这人是赶什么急事吗?工藤新一想。
  顾不得再想这些,他继续向着兰的家跑去。
  啊,云雾遮住了太阳,太阳好像不是那么毒了,太好了。
  “兰!是我!”工藤新一敲响了毛利兰的家门。
  开门的毛利兰困惑的看了工藤新一一眼,对着他问道:“新一你怎么来的这么早?是有什么事吗?”
  “早吗?”
  “是啊。”
  工藤新一松了口气,没迟到就好。
  “不是说好下午一起去看马戏团的表演嘛,园子不是特别痴迷那个叫怪盗基德的魔术师吗?”
  “可是新一……”
  “怎么了,兰?”
  “怪盗基德是谁?“
  工藤新一哑然的看着毛利兰,她困惑的表情完全不像是玩笑。
  “最近流行恶作剧吗?怪盗基德不就是园子天天念叨的那个……”
  看着毛利兰越来越迷茫的神情,工藤新一止住了话头。
  这不对劲。
  强忍住追问下去的欲望,工藤新一将话题转移了开来。
  “啊……没什么,我们还是去找园子一起去看马戏团吧。”
  “新一?”毛利兰疑惑的叫了一声。
  “嗯?”工藤新一不解。
  毛利兰觉得今天的新一有点奇怪,困惑的问到:“新一,现在是凌晨,我们不是约好下午一起去的吗?”
  现在是——凌晨?
  不可能。
  他清楚的记得现在是正午,他整整研究了那本书一个上午,并且中午毒辣的太阳也造不了假……
  强烈的违和感打断了工藤新一的思绪。
  看着新一愣住的样子,兰担忧的伸手摸了摸新一的额头:“冰凉凉的,没发烧。新一你怎么了?熬夜看书了?”
  冰凉凉的?
  工藤新一打了个冷战。
  他明明感觉到冰凉凉的那个人是兰啊。
  “……没事,我还好,是我看错表了。”工藤新一强笑着说道。
  不对劲。
  不应该是这样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新一你也真马虎。”兰笑着说道。
  “嗯,那我先回去了——”工藤新一的表情显得漏洞百出,毛利兰却没有怀疑什么,笑了笑就和工藤新一道了声再见。
  怎么回事、这股违和感。
  工藤新一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大脑飞速的运转。
  兰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他离开?为什么她会那么冰凉?为什么没有听见毛利大叔的声音?为什么时间会对不上?为什么兰会不记得园子天天念叨的怪盗基德?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的?
  工藤新一在脑子里搜寻着怀疑对象——列如那本古籍。
  今天唯一出现的意外就是那本古籍,可是在他发现古籍不对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入了这个诡异的局。
  一切从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正常的,还记得正午的阳光——对,阳光。打从撞了那个奇怪的人开始,阳光就不是那么刺眼了,周围也开始不对劲,只是当时没有细细思考。
  对,就是那个时候。
  工藤新一突然想起了什么。
  『相同的两个人。』
  古籍上的确写着,相同的两个人。而工藤新一记得很清楚,那个被撞到的奇怪的人,身形和他就十分相似。
  现在仔细想想,似乎,完全相同。
  突然感觉身后吹过一阵阴风,回头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发生的一切,如果用鬼神之说应该很好解释,可是工藤新一从不信这个。
  可是现在不得不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
  如果按照古籍上说来,那工藤新一撞见的那位岂不是——鬼怪?那破局之法——不行,不可以胡乱猜测,工藤新一你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想着伤害别人!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件事疑点十分多。
  一、为什么古籍会在早晨出现,是谁带来的古籍,为什么他会料到我和那个一样的人会相遇——亦或者是他故意设计的。
  二、为什么时间会不对。如果环境和日常一样,那么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不要怀疑,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疑点出现。
  三、为什么“怪盗基德”会被忘记,这也是一个突破口。
  四、为什么兰不对劲,并且有着冰凉的体温——也许只是手有点冷。
  强迫自己冷静思考,细细的琢磨,他有了一些猜测。
  一、古籍上有写“镜花水月局”,说不定现在发生的一切就是已经入局了,而这与往常有些微妙不同是日常,恰好对应这镜花水月的镜。
  二、如果这是个局,就不会只是让我发现与日常的不同这么简单,一定还会发生什么事,必须掌握主动权。
  三、那个与他相似的人应该也会出现,或许与那个人交流就可以明白更多。
  四、如果是真的入局,古籍上写的没错,那么那个人就是鬼怪。但谁又知道古籍上的文字有没有故意误导他的意图?
  作为一个侦探,他现在需要怀疑,然后找到证据证明。
  证明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现在的突破口有两个。
  “相似的人”和“古籍”。
  很明显,现在的首要目标应该是那本古籍,只要确定它是否存在就可以解决许多问题。
  按照目前发生的这一切,破局之法应该就是在古籍上,那本古籍应该还会在他的家里。
  这就是突破口。
  快步赶回家,他在记忆中的地方寻找——没有,哪里都没有。
  工藤新一翻遍了书库中古籍可能出现的地方。
  但那本古籍就好像从没出现过。
  一阵冷意席卷而来,工藤新一的思绪被打乱。
  怎么会没有?!
  按照原来的推论,古籍应该会在才对,难不成现在应该推翻那个推论?
  他是因为免得再鸽一次兰所以急忙忙的放下了古籍,应该不会出现找不到的情况。
  除非是古籍自己消失。
  ——等等。
  他——因为鸽了兰一次,所以……?
  ……他最近有鸽掉和兰的约定吗?
  工藤新一愣在原地。
  他没有这件事的印象。
  他的记忆出现空缺了?不对,等等,或者说——这些从一开始就只是他的妄想?或许古籍只是一个梦?
  如果这样的话,就可以说得通……
  工藤新一有些松了口气,可是那诡异的违和感却无法让人忽视。
  工藤新一,你再冷静点想想,有没有什么决定性的证据。
  从最开始想起,一切可以证明古籍存在过的证据。
  对了。
  书签!他在古籍里夹了书签!
  是福尔摩斯的限定版书签!他不会记错!
  飞快的起身寻找自己存放书签的地方,他翻遍了整个盒子。
  没有!
  那个书签不见了!
  ——决定性的证据,找到了。
  虽然也可能连书签的记忆都是假的,可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会错的。
  这一切使得前面的推理不用推翻,他也可以继续推理下去——不过现在的突破口,是怪盗基德。
  是那个被遗忘的魔术师。
  他必须要去马戏团搞清楚这件事。
  工藤新一穿上了一件带着兜帽的白色T恤,兜帽遮住头发,他只带着钥匙和手机就匆匆赶往马戏团的地址。
  又快到正午了,太阳就像是他那时出门时一样毒辣——幸好这次的兜帽可以给他遮挡一些刺眼的阳光。
  工藤新一来到了马戏团的门口,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进度。
  他看见了那个“相似的人”。
  急忙向着那个人跑过去,他想要和对方交流,他不想一味相信古籍中的话。
  对方看见他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两个人一模一样的装扮与兜帽,完全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那个,你好,我有些事想问问你。”工藤新一上前开口说道:“我没有恶意,我想先问你一些事情。”
  其实他这样莽撞的上前询问也有些赌博的意味,他在赌对方也想和他交谈。
  工藤新一看见了看着对方由惊讶变为困惑和不忍——和歉意。
  是歉意。
  工藤新一有些困惑——为什么会是歉意?还没问出口的话却被堵在了喉间。
  冰凉的刀刃没入他的腹部,鲜红的血液在白色的衣服上格外显眼,刺痛了他的神经。
  工藤新一无声的看着那另一位“自己”,他在向对方传达一个信息。
  为什么。
  还不待工藤新一看见对方的答复,随着眼前一黑,他失去了意识。
  
——————————
下一章请交给 @废话博主 ,人人都爱鬼故事。
开局捅老婆/

砂糖酱超可爱!动画化开心www
马克笔真好用/

这几天摸的!
p1.2玉碧情头!!!我磕爆!!!
p3.是个楚岚ww姿势有参考√
我爱楚岚。

宫野志保!!!志保姐姐!!!她有那么好看!!!!
不会摸小的我摸大的。

【轰出】论高二校霸爱上一年级小天使〈2-4〉

  *前文点头像。
  *ooc严重。
  *错字有。
  *年龄操作注意。
  能接受走起。
  
  
——————————————
  
  2.
  今天的绿谷心情非常好。
  因为——他,交到了朋友!
  虽然是自认为。
  今天他居然和班上的孩子王爆豪胜己说上话了!
  绿谷出久式开心。
  绿谷觉得今天可以交到朋友一定是多亏了早上出门时轰哥哥给他的祝福。
  在今天早上出门时,他遇见了刚好出门的轰焦冻。
  他一如既往的笑着向轰焦冻打招呼,却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他小心翼翼的吐了吐舌,眼睛里有着委屈的泪花,大眼睛水汪汪的看向轰焦冻。
  轰焦冻受到了暴击!
  “轰,轰哥哥……”
  绿谷显得有些委屈。
  轰跑上前,蹲在绿谷身旁,揉了揉绿谷的小脸:“还疼吗?”
  虽然感觉是还疼的,但是绿谷不说。
  “不疼了。”绿谷回答。
  看见绿谷委屈又有点害羞的表情,轰焦冻一个没忍住,在绿谷红扑扑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哦。
  亲完才发现大事不妙。
  绿谷的脸霎时间都红成苹果了。
  “这是轰哥哥给你的幸运祝福。”轰一本正经的编了个理由。
  “哎?是,是这样吗。”
  “嗯,对。”
  “那,那谢谢轰哥哥!”
  揉了一把那软软的小脸,轰焦冻强忍在亲一口的冲动目送绿谷去上学。
  哦,好像要迟到了——可我还想看一会绿谷。
  
  
  3.
  今天的轰焦冻心情很差,非常差,特别差。
  自己养了那么久的绿谷居然交到了朋友——一个叫爆豪胜己的小屁孩。
  同样是一年级小孩,这个臭屁的家伙连绿谷百分之一的可爱都没有。
  来接绿谷放学的轰焦冻一脸微妙的看着被绿谷领到自己面前的爆豪。
  绿谷挥着手,高兴的给他介绍:“轰哥哥!轰哥哥!你看你看,这是我新交到的朋友小胜!”
  “谁是你朋友!”一旁的爆豪嫌弃的看了绿谷一眼。
  啊啊绿谷真可爱笑的好灿烂啊一脸开心的样子好可爱不行了好可爱——可为什么是因为旁边那个看起来很臭屁的孩子啊他居然凶我家出久!
  轰焦冻的内心.jpg。
  然而轰焦冻的外表。
  “嗯,绿谷,我知道了。”轰焦冻蹲下来伸出手摸了摸绿谷的脑袋,软软的绿色头发摸起来非常舒服:
  “爆豪同学也要和我家出久好好相处呢。”
  轰焦冻式强笑.jpg。
  你家出久。
  嗯。
  咔酱:……我爆豪胜己今天遇见了一个特别讨厌的人。
  
  
  4.
  今天的爆豪胜己心情非常暴躁。
  因为,放学回家的路上。
  三个人以轰焦冻在中间的神奇站位一言不发的走着。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轰焦冻:我才不会让绿谷和你站在一起哼。
  所以轰焦冻就强势的站在了中间,并带着威胁的看了爆豪一眼——一副你接近绿谷我就给你来个冰冻烧烤的架势。
  爆豪胜己:……这人有毛病?
  但是绿谷不但没有感觉到丝毫不对,还挺开心。
  嘿嘿…看起来轰哥哥不讨厌小胜,他们能好好相处就好了。
  绿谷天使笑的很开心,牵着轰焦冻的手握的紧了紧。
  轰焦冻看了眼绿谷小天使,又看了一眼爆豪,突然灵机一动——开口到:“绿谷,今天要我抱着你走吗?”
  一旁的爆豪一脸懵逼。
  嗯?
  绿谷连忙摆摆手,有些害羞的说着:“不用啦不用啦!我自己可以!”
  轰焦冻却一把抱起绿谷,还顺手在他婴儿肥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来,今天让我抱抱。”
  绿谷脸色羞红的把头埋在了轰焦冻的怀里。
  所以就形成了一个高中生温柔是抱着一个小学生,一旁还站了一个小学生的尴尬局面。
  爆豪胜己表示,你他妈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街上的风儿真是喧嚣。
  爆豪胜己:……这阴阳脸他妈的有毛病?

——————————
是的我更新了,时隔辣么久——更了个段子。
  

【轰出】接吻与礼物

  大概是《关于是催婚轰出这件事》简称催婚轰出的篇外。
  cp轰出,原创助攻有。
  有错字。
  能接受走起。
  
  ————————
  
  凌晨6:30、离轰出见面约会还有二十分钟。
  今天是砂糖小姐姐的生日。
  聚在一起玩的大家分分早起,并且将她打发出去准备为她秘密准备了生日派对——啊,虽然砂糖本人已经知道了,可是她不说。
  砂糖被打发出去的时候叫只带走了轰焦冻,两人单独在逛商店——在给绿谷买猪排。
  孤男寡女,砂糖和轰会干什么呢?答案很简单——讨论怎么追绿谷。
  “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我想要你们给我一个特别的礼物。”砂糖眨眨眼,看向一脸虚心求教的轰。
  “礼物吗?我有准备……”
  “不,不是那个。”
  砂糖打断了轰。
  “轰你和绿谷认识那么久了、还——没有接吻!没有!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整天最多抱一下什么的我表示轰出粮没有吃够!没有!这个时代又没有轰出本子只能吃腿肉我超难过的!”
  “今天、我要你去亲绿谷!还要照相!”
  “当做礼物!”
  砂糖插着腰,抬头挺胸,指着轰焦冻严肃的说。
  “这次我不帮忙了!你自己上!都给你看了那么多本子、教你那么多方法了!”
  “暗中准备的程序我给你准备好了!撩妹……撩汉就自己来吧!”
  “实战的时候到了!”
  
  
  凌晨8:20、距离轰出穿上情侣装还有半小时。
  “啊哈哈……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呢,轰君。”
  绿谷摸了摸头,无奈的叹气。
  本来他们是出来支开砂糖的,没想到最后砂糖却自己跑走了。
  并且给绿谷两张张游乐园的票,说让绿谷代替她和轰焦冻去游乐园——当然轰焦冻和砂糖知道这本来就是设计好的。
  绿谷本想拒绝,砂糖却说:
  “我家里条件不好你们知道的啦……所以、这个门票还挺贵的,不可以浪费!一定要去哦!我真的要去一趟妈妈那里、急事……”
  “那,先换一身衣服吧。”
  轰焦冻指指绿谷身上的校服,又指指自己的休闲装。
  “这样去的话,有点奇怪。”
  绿谷看了看两人的衣服,尴尬的道:“可是……”
  “没事的,去我买衣服的店里在买一件吧,刚好挑一挑给砂糖的礼物。”
  “啊……这样的话……”
  轰焦冻握了握手中砂糖给他写着点名的纸,成功了!他约到绿谷了!
  
  
  中午12:30、离轰出去坐摩天轮还有六小时。
  “猪排饭最好吃了!”
  绿谷一脸幸福的和轰在餐厅吃着午饭。
  两个人就这样毫无违和感的开心快乐的约会了一上午。
  藏在暗处照相的砂糖表示她也很快乐。
  轰出吃棉花糖啊啊啊啊啊!轰焦冻给绿谷擦嘴啊啊啊啊啊!人多挤在一起的轰出身体接触啊啊啊啊啊!
  并且、全程是情侣装啊!
  砂糖擦了擦口水和鼻血,继续抬起了相机。
  轰焦冻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T恤,上面还有着一颗红蓝双色的爱心,下身清爽的牛仔裤衬托的他身姿挺拔。
  绿谷则是印着红绿双色爱心的白色T恤,和轰焦冻格外相似的打扮,两个人走在一起,就像一对年轻情侣。
  “你看现在的小年轻,真奔放。”
  绿谷巧合的听见了身边大妈们说的话。
  他别过头去,脸红的像一个苹果。
  但他没有否认。
  
  
  下午19:30,距离轰出上演地咚大戏还有一小时。
  “哦。”
  轰焦冻抬手看了看表,突然发出了惊呼。
  “嗯?轰君、怎么了?”绿谷疑惑的看向轰焦冻。
  轰焦冻看着绿谷,突然严肃的说:“今天是砂糖生日对吧,好像、还没买礼物。”
  啊。
  是啊。
  是砂糖同学生日来着。
  他们出来其实是来引开砂糖的、而不是单纯的来玩。
  砂糖同学对不起啊!!!!
  绿谷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干了什么。
  他拿着砂糖同学的门票在人家生日开开心心的和轰君浪了一天。
  良心、再痛!
  “轰君!我们快回去吧!”
  “不着急,先玩完。”
  
  
  下午22:30,距离轰出同床还有一小时二十分钟。
  轰焦冻和绿谷一起以地咚的姿势趴在地上,原因是砂糖神来一推。
  “生日快乐!”
  大家一起祝福砂糖,并且送上礼物——顺带一提,轰出礼物是成对的。
  砂糖拿着蛋糕的奶油抹了轰焦冻和绿谷一人一脸——还抹了爆豪。
  所以这个派对充满了爱的抱抱。
  在一众人们热闹完了以后,就各自准备去睡了。
  分房真开心。
  寿星砂糖拿着分房表想着。
  
  
  23:50,距离轰出接吻还有十分钟。
  “呐……轰君。”
  绿谷躺在轰的旁边,两人一起对着天花板发呆。
  “我们今天……算是约会吗?”
  绿谷问。
  “当然算。”
  “哎?!”
  “毕竟,我们一起逛了游乐园,去了鬼屋,吃了饭,坐了摩天轮……还……”
  “哇啊啊轰君别说了!”
  “呐,绿谷。”
  “嗯?轰君?怎么了?”
  “你不觉得,约会的话,还差一步吗。”
  “哎?!”
  “差,一个吻。”
  
  凌晨0:00。
  【咔嚓】
        砂糖收到了礼物。
  
  ——————————
  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想要祝福
  大家国际幸福日快乐!

关于恋情方面的日常

这是我自己的日常啦,今天发生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写出来。
反同误点。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的母亲问我:“将来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结婚?”
啊——又是这个大部分母亲都会问的问题。
我觉得,问这个问题的母亲,像是在八卦,也像在担心。
担心——我们的未来,毕竟,她们是“过来人。”
不要急着反驳这句话,你会明白的,她们有时候会出错,但错也有她们的道理。
并且,道理,没有对错之分。
“我不打算和男人结婚。”我说。
因为我有喜欢的女孩子——哪怕,在现实真正的在一起很难。
可是,有希望不是吗——1%,也算。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0%,也没有绝对的100%
“你到那时候就明白了,一个人很孤单。”母亲对我说。
“比起和男人结婚,我对我爸什么时候回来更感兴趣。”我回答。
我家是两地分居,父母虽然恩爱,可是因为一些外部因素分居了。
我一般都不会想题这个话题,怕母亲难受。
“你以后可千万不能找一个像你爸这样的人啊……”母亲对我抱怨着。
“妈,比起找一个男人,我更想和一个同样不想和男人结婚的女孩子在一起生活。”我回答。
“那你们——不就是同性恋了吗?”母亲说着。
我一愣。
也是。
我潜移默化“不经意间”经常说出:
“我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女朋友。”
“比起男生女孩子更可爱啊。”
“我喜欢可爱的女孩子。”
她在迟钝,可能也发现了吧。
毕竟在她眼里我一直是个奇怪的孩子——虽然我只是,下意识的站在平等地位,但我也知道,我错了。
那些潜意识玩乐似的“不经意”,只是想给我的母亲打一个思想基础——毕竟,我还是希望,我可以和她在一起的。
“也不是同性恋啦。”我说道。
现在,还不能说。
“只是我觉得,比起和男人呆在一起,和有同样兴趣爱好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更快乐。”
“如果真的呆在一起了一辈子,比起爱情,这份亲情一样的感情更牢固不是吗。”
母亲没有回答我。
“而且啊,我觉得,同性恋也没什么不好。”
“他们敢违背道德伦理,违背世界,违背生殖观念的在一起,相当于早就做好了为了对方背叛整个世界这样的决心吧。——超级浪漫不是吗。”
“比起现在一点小打小闹就分手,没有经济就没法持续的感情好太多了——当然,我指大部分,真爱除外啦。”
“现在的人们恋爱三四天,简直就是不懂事的玩笑——当然,如果玩笑可以带来快乐,也不错。”
“其实没有任何经济基础思想准备的恋爱90%都会失败吧。”
“比起那些,那种背叛世界的感情,才是最牢固的吧。”
我说着。
我从没想过真正的未来,因为可能性太多。
我盼望着,我最期待的那个可能性。
我喜欢那种习惯似的,亲情似的爱情。
真正的爱情,论什么性别。
男女直接,也可以白头偕老。
同性之间,也可以轰轰烈烈。
祝愿大家,都能得到自己的幸福。

论高二校霸如何爱上一年级小天使【1】

  年龄操作有,错字有。
  cp轰出,年上,年龄差十岁。
  超级短。
  能接受走起。
  
  ————————
  
  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年龄差吗?轰焦冻和自己喜欢的人足足差了十岁。
  十岁读起来是不是没什么问题?可是你要想想,当一个高二帅哥暗恋一个小学一年级的人——那问题就大了。
  但轰焦冻表示,他不想放手。
  为什么呢?
  当然是因为绿谷太可爱了。
  
  论这件事多么神奇。
  首先,绿谷出久,今年小学一年级,成绩优秀,可爱又懂事。
  然后,轰焦冻,今年高二,校霸校草,为人高冷。
  轰焦冻暗恋绿谷出久。
  听起来跟闹着玩儿似的。
  
  论绿谷多么可爱。
  举个例子。
  某天上午,轰焦冻带着邻家的小孩绿谷一起出去逛街。
  路上遇见了轰焦冻的“熟人”。
  “他就是轰焦冻啊,那个不良?”
  “对,就是他,你看那个伤疤。”
  “啊……长的还行,不过那个伤疤看起来好恶心。”
  “还带了一个孩子,不会是拐卖吧?”
  轰焦冻习以为常的准备忽视这些“窃窃私语”——但没想到。
  “轰哥哥才不是什么坏人你!他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我讨厌你们!”
  绿谷伸出手,指着那几个学生道。
  学生们看着聚集过来的目光,慌乱的骂了一句:“臭小孩!”就跑掉了。
  轰焦冻是很意外的。
  他蹲下身子,看着面前眼睛水汪汪的绿谷,问道:“绿谷,你为什么这样说?”
  绿谷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他们说轰哥哥坏话!他们是坏人!轰哥哥明明这么温柔!他们讨厌你,那我来喜欢你!”
  轰焦冻仿佛听见了心脏被射中的声音。
  “轰哥哥!我…我最喜欢你了!世界第一喜欢你!”
  啊,不行,犯规。
  居然让一个一年级小孩子撩了。
  轰焦冻满脸通红的低下头。
  
  轰焦冻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绿谷了。
  哪怕他还是一个孩子,轰焦冻也愿意等一辈子。
  谁叫这个孩子是一个天使呢。
  
  ——————————
  
  这大概会变成一个偶尔想到就写一点的短篇甜坑。
  催婚系列的更新随缘,不过明天放一个网恋代见主题的长甜文出来。
  虽然没出场,不过砂糖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