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羽子

uw了解一下。

短篇小说《特长》

  【骨科耽美注意】
  我一个人坐在钢琴房里,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不停的弹奏着一个曲子。
  我是个普通的高中生,长相普通,学习中等,唯一的特长就是钢琴。也许是因为我有一双洁白如玉的双手,我的钢琴弹的非常好,让人听了以后总会回味无穷,还想在听一次。
  但我讨厌自己的特长,非常讨厌。
  我恨这份特长。
  
  我本来有个双胞胎哥哥,叫张亚。和天生什么都不好的我不一样,张亚是个才貌双全的典型。
  张亚有一双修长好看的手,这是一双很适合弹琴的手,但是他唯一没有天赋的事,就是弹钢琴。相反,这却是作为弟弟的我唯一擅长的。
  张亚喜欢我。
  我一直知道这件事,因为他的表现实在是太明显了。但这很明显是不可能的恋情,我是他的弟弟,并且我们都是男人。虽然我对同性恋并没有什么看法,但被哥哥喜欢,让我感到恶心。但我并没有直接告诉他我不喜欢他,而是给了他希望。
  因为我讨厌他。
  凭什么都是一样的人,甚至是双胞胎,我不会的东西他全部都会?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没有的天赋他都有?
  一定是他抢走了本来该属于我的,一定是。
  我这么对自己说着。
  幸好,老天没有抛弃我,唯独他最渴望的钢琴,是我最擅长的。
  
  张亚最喜欢的不是他最擅长的美术,而是钢琴,但是没有一个人对他的钢琴给予希望,因为他根本无法弹钢琴。
  虽然他的手指修长,但他只有四个手指。这注定了他无法走上钢琴的路。并且和他那无师自通的绘画不同,不管怎么努力,他都弹不好钢琴。
  相反,从来没有被家人看重的我,在第一次弹钢琴后,就被发现了无与伦比的钢琴天赋,但我根本就不想学钢琴。
  私下里,父母有时会说,都怪我抢走了张亚的钢琴天赋,要是就生了张亚一个孩子就好了。
  呵呵。
  我笑了笑,继续弹着钢琴。我发现了门外一脸憧憬的看着我的张亚,我想,他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吧。
  
  那一天在教室里,张亚向我表白了。
  我没有拒绝。
  我们在一起了。
  并不是因为我被他感动而喜欢上他什么都狗血剧情,只是因为我觉得这样会更有趣,不是吗?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开心的样子,问他怎么面对父母。
  他愣了一下,说还没想好。他拉着我的手说,一定有办法的,一定会让我幸福的。
  呵,真傻。
  我看了看他兴奋的样子,摇了摇头。
  
  一年过去了,我没有和他分手。
  因为我喜欢把他玩的团团转,喜欢他为我跑前跑后却什么都得不到。
  有人为自己免费服务总是很爽的。
  某天我晃悠悠的在小树林散步,却刚好看见有个女孩子在和他说话,因为我背对着他,所以正好可以看见女孩子含情脉脉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这个女孩子有点眼熟。
  不知道张亚会不会同意这个女孩子的告白?我出于好奇,就躲在树后偷听。
  听了一会他们聊家常,正觉无趣,我却突然想起来,这个女孩不是曾经我的邻居吗?我还给她告白过来着,不过被拒绝了。
  我撇了撇嘴,呵,真是个攀龙附凤的表子,在我面前就一副高傲的样子,到了张亚面前就装清纯。
  “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我听见女孩子问道。
  呵,狗男女,到是般配。我在树后摇了摇头。
  张亚如我预期中的说道:“你很可爱,也很温柔……”
  切,我就知道。说着多么喜欢我,遇见可爱的女孩子还不是乖乖和人家跑?果然男人的吸引力不如女人?
  “……但是,我不能答应你,我也有喜欢的人了,我们正在交往,我觉得我现在很幸福。”张亚说道。
  我很惊讶,他居然没有同意?漂亮可爱的妹子都不要?
  女孩子看起来很失落,眼泪哗啦啦的六,对着张亚问道:“你,你喜欢的人,是不是你弟弟?”
  !?
  大事不妙。
  我忍住了逃跑的冲动,在心里暗暗祈祷张亚不要承认。
  “……嗯,是他。”
  “他有什么好?!他是你弟弟!还是个男的!”
  “可……可我就是喜欢他,我会让他幸福的。”
  “你……你就没有想过怎么面对阿姨吗?”
  “我……”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实在是忍不住逃走了,我不想在听下去了。
  真是个蠢哥哥。
  逃跑的我并没有看见,张亚走后那女孩满面恨意的样子。
  
  今天是告白事件发生的一星期后,天气很不错,是个好兆头。
  我拉着张亚的手,一起去银行取钱。
  我们依然没有分手,我也依然不是因为喜欢他而和他在一起。
  瞟了一眼身边因为拉手而兴高采烈的张亚,我哼了一声。
  哼,蠢。
  在银行排队取钱的时候,巧合的,我遇见了那个给张亚告白的女孩子。
  她看着我那种含着一点恨意与嫉妒的复杂目光,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让我感到愉悦。
  笑着与她打招呼聊天,我居然下意识的握紧了和张亚牵着的手。
  那个女孩子明显看见了,她抿了抿蠢,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我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丝成就感,得意的扬起了头,看着身边面红耳赤的张亚,笑了起来。
  嘿,白痴。
  
  和好天气相反,我今天的运气并不好。
  很意外的,连抢劫银行这样的事都让我碰上了。
  我握紧了手中张亚的手,也许是身边有人会比较有安全感。我们躲在角落,和其他客人一起蹲着举手,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放开了拉着张亚的手。
  我并没有多么紧张,抢银行之类的应该不会伤及无辜,并且他们只有三个人。
  快点结束吧!我想着。
  只要全程乖乖的蹲好举手,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本来是这样想的。
  
  我成了那个倒霉的人质。原因不是其他,是张亚。
  或者说,是那个喜欢张亚的女孩子。她在歹徒选人质的时候推了我一把,非常用力的推,以至于我现在背上还有点疼。
  她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真是让人恐惧,也让人——怜悯。
  可怜又可悲的家伙。
  虽然我被劫持了,但我依然没有多么紧张,甚至有些隐隐的兴奋,可能是我生来就这个性格吧。或者是——我期待死亡。
  看着一脸急切的张亚,我对着他无声的说着:
  “不、用、担、心。”
  歹徒的枪抵着我的脑袋,我没有办法反抗。我不像张亚,学过散打,日常宅在家里的我几乎什么都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歹徒带着我离开了银行,走出了大门门。看着门外围满了警察,一个个用枪指着我,不,是指着挟持我的歹徒,我丝毫不怀疑警察开枪的后果——把我和歹徒一起打成筛子。
  挟持我的歹徒好像被这么多警察吓了一跳,居然又跑回了银行里。
  跑!回!了!银!行!里!
  说真的,我差点笑出声。还好忍住了,不然可就成为了歹徒们撒火的对象。
  我尽量装的害怕的样子,天知道其实我多想笑。憋笑时身体在发抖,那个歹徒居然以为我是怕了,对着我说。
  “抖个球!跟上!”
  停一下,你别说了,我忍不住了。
  歹徒那个大嗓门和说出的方言我实在是想笑,憋笑抖的更厉害了。
  歹徒烦躁的用枪顶了顶我的脑袋,如果不是他这个动作我都忘了我现在处于生命危险中。
  看着我不抖了,歹徒好像挺满意。我不敢抬头看他,我怕我笑出声。
  我只能转头看向张亚的方向,发现他意外的离我很近。
  我对着他笑了笑表示我现在正安全。哦,顺便对那个女孩子也笑了一下。
  嗯,是我故意的。
  “为什么来了这么多警察?该死!”
  “……怎么办?!这下肯定逃不掉了。”
  “要不……我,我们自首?”
  “自首?你他妈现在说自首?来不及了!”
  “那怎么办!”
  “我们这不是有人质吗!可以以他为筹码啊!”
  “那,那逃掉以后呢?”
  “实在不行……”
  背对着我,歹徒们好像干了什么。
  我大概已经猜到,一定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我其实并没有多么担心,因为我知道这种菜鸟歹徒是逃不掉的。
  但是,我看见了地上蹲着的张亚在向这边考进。
  他离的这么近,一定听见了。
  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疯狂的向张亚示意没事,但是他却像没看见一样,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我的身边,歹徒没有发现。
  他推开了我。
  我没有来得及阻止。
  
  “砰。”
  枪声响起。
  在人群的尖叫声中,我呆愣的看着张亚倒下的身体。
  不,不要。
  张亚不会死的,不会的。
  不会的!
  惊恐的我摸到了手边的一样冰凉的东西——是枪。是和歹徒搏斗时张亚打过来的枪。
  我想张亚也没有想到吧,歹徒有两把枪。
  混乱的人群中,我疯了似的抬起了枪。
  “砰、砰、砰、砰。”
  我连开了四枪。
  目标分别是歹徒和那个女孩子。
  他们惊恐和不敢置信的样子深深的印在了我的眼里。
  也许是今天天气好的好兆头吧,我枪枪命中了靶心。
  摸了摸脸上灼热的血液,我快速的跑到了张亚身边。
  伤口打中了右胸。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是可以抢救的。
  但我知道,和张亚只有四个手指一样,他这个天才还有一个特点,心脏在右边。
  我的双手有些颤抖的探了探张亚的鼻息,还有一丝呼吸——不过我知道,已经,没办法了。
  “张亚!张亚!你醒醒!”我大叫着张亚的名字,祈求他在看我一眼。
  仿佛是上天给我的怜悯,张亚睁开了眼睛,对着我说道:
  “我会让你幸福的,先走了,对不起。”
  虽然他的这句话根本没有说出声音,但是我听懂了。
  颤抖的趴在他的身上,我拿起手边的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自那以后,我疯了。
  但我们依然没有分手,以后也不会分手了。
  如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因为没有子弹了。
  我也被判定得了精神病,成了一个除了弹钢琴什么都不会的疯子。
  坐在精神病院的钢琴前,我的手指流利的弹出一个个悦耳的音符。
  这是我的特长,他最想要的特长。
  这是他没有的特长,是我抢走的特长。
  我恨这份属于他的特长。
——《特长》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