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羽子

uw了解一下。

【轰出】结婚了解一下?

  现代设定,学生轰X教师久。
  日常甜文,了解一下的梗,请不要看结局。结局最后be哦。
  cp轰出,年下。
  错字拜托自行体会……的可能打成了都……
  能接受走起。
  
  ——————————
  
  轰焦冻是个学生,家里很富裕,但是他讨厌自己的万年老二的偶像老爸——他真不知道长的那个德行他爸怎么当的偶像。
  所以,他就打算自力更生——至少除了吃住以外。
  然而还挺好。
  他兼职宣传发广告。
  是的,就是这个简单到爆炸的操作。但他生意依然很好。
  为什么?因为——他帅啊。
  独特的发色和捆住伤疤的绷带引人注目,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帅。
  就算单眼缠着纱布也是个池面。
  往那里一站,随手发点传单,女孩子就会把他周围围个水泄不通。
  所以,长此以往,发传单的轰焦冻有了一句口头禅。
  “了解一下?”
  
  
  
  那天轰焦冻在体育馆门口发传单,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他习惯性的摆出了招牌姿势。
  他无趣的在来往的人群中扫视着。
  突然,一抹青翠的绿色映入轰焦冻的眼帘。
  轰焦冻觉得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指引他向前走。
  他追上了前面那个绿色的身影,对着那个抱着欧鲁迈特周边的人儿大叫道:
  “等一下!”
  轰焦冻看着面前的人回过了头——他有着翡翠一般清澈的大眼睛,看起来有些娃娃脸,小脸上的雀斑显得十分可爱。
  那人笑的十分好看,像一个天使。
  “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轰焦冻突然愣在了原地。
  他的内心哆嗦了半天,最后第一次稍微有些颤抖的将抓住传单的手伸了过去。
  “游……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啊,谢谢。”
  小天使绿谷最后还是收了。
  
  
  
  绿谷是个大学老师,因为长相可爱,又比较矮,经常被误认为是学生。
  比如今天。
  是开学。
  早早到校的轰焦冻看着那个走进教室的绿色身影,愣在了原地。
  “哦。”
  轰焦冻看着向自己走近的绿谷,发出了独属与轰焦冻的惊叫。
  原来他和我是一个班的学生啊,是转校生吗?
  绿谷看着面前发色好认的孩子,露出了微笑。
  绿谷觉得那样呆萌又假期打工的轰焦冻应该是个好孩子,就是绿谷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班里的。
  绿谷善意的笑着先向轰焦冻打了个招呼。
  “又见面啦。”
  “嗯。”
  然后,绿谷就在轰焦冻惊奇的眼神中,走向了讲台。
  “安静一下!安静一下!大家好,我是你们新班主任,我叫绿谷出久,教语文——并且,这是我的教师资格证,我真的是你们的老师哦!”
  绿谷微笑的对着全班同学做了自我介绍,并且俏皮的眨了眨眼。
  “哦!”
  轰焦冻第二次发出了惊叫。
  原来是老师吗!
  下课后的轰焦冻找到了绿谷。
  “那个,绿谷老师?”
  轰焦冻虽然看起来很高冷,但其实是小心翼翼的向绿谷打招呼。
  “嗯,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吗?”
  绿谷又是笑着问。
  笑的像一个天使,闯入了轰焦冻的世界,拯救他的天使。
  “……绿谷老师,轰焦冻了解一下?”
  “哎?”
  
  
  
  时间过的飞快,轰焦冻与绿谷出久的关系似师亦友,变得亲密了起来。
  轰焦冻的学习非常好,品行也好,绿谷作为老师,想当喜欢轰焦冻这样的学生——当然,轰焦冻也喜欢这个可爱的老师。
  不过现在,感情却好像有些变了味。
  至于为什么?
  那就得说说了。
  那一次,绿谷去轰焦冻的家里家访,见到了轰焦冻的父亲——安德瓦。
  这是个看起来很严厉的人,绿谷也知道轰焦冻不喜欢自己的爸爸。
  因为他问过为什么轰的左半边缠着绷带。
  那一天,绿谷和安德瓦差点吵起来。
  “他不是你的代替品!不是另一个安德瓦、他是轰焦冻!”
  是轰焦冻将愤怒的绿谷拉回他自己的房间的。
  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绿谷的手还抓这轰的手。
  “我……不喜欢我的左半边,简直和那家伙一模一样。”轰对着绿谷说着。
  绿谷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说着。
  “你可以给我看看,纱布下的样子吗?”
  “绿谷老师,很可怕的……”
  “没事的,我不怕!”
  轰焦冻缓慢又带着点迟疑的解开了绷带。
  在周围丑陋伤疤的映衬下,那只蓝宝石般的眸子虽然神色暗淡,却挡不住那种星空般的美。
   “很好看的哦!”绿谷对着轰露出了阳光般的微笑,像一缕照进黑暗的光芒。
  这是第一次,有人接纳轰焦冻的左边。
  “明明,很丑陋,像那个人一样……”
  “别这样说!”
  绿谷一把托住轰焦冻的脸。
  “真的很好看的哦!你再怎么讨厌,那也是你自己的!”
  绿谷晃了晃自己手上的伤疤。
  “至于伤疤,我也有!”
  “直视你的左边吧,再怎么厌恶,那也是你自己的一部分啊!”
  那天晚上,轰焦冻是抱着绿谷睡的。
  那天起,轰焦冻没有缠着绷带了。
  也是那一天起,轰焦冻对绿谷的称呼从绿谷老师,变成了绿谷。
  “绿谷。”
  “叫绿谷老师!”
  “不要、听说和关系好的老师说可以直接称呼的!”
  “你听谁说到?”
  “百度了解一下。”
  
  
  
  今天是轰焦冻的生日聚会。
  大家都喝的酩酊大醉,就连一般不喝酒的绿谷都稍微喝了点。
  在一群学生们的起哄之下,绿谷脸红着参与了孩子们的游戏——国王游戏!
  第一次,轰焦冻抽到了国王。
  “三号和四号抱一个?”
  “我是三号哈哈哈哈哈!哪个美眉是四号呢?”一个男生高兴的手舞足蹈——知道他看见另一个男生举起手。
  绿谷看着两个不情不愿的男孩子在周围人的哄笑中抱在一起,又在周围人的怂恿下互相转身摆出呕吐的动作,并且大骂晦气。
  可是,从这两个男孩子的眼睛里,绿谷看不见厌恶。
  看见的只有深深的、不可撼动的感情。
  这种感情很奇妙。
  喝醉了的绿谷想,自己和轰或许也是这样好的关系吧?——或许,还要好一点。
  “二号和十三号接吻!”
  “哇!劲爆!”
  “这个爽!”
  绿谷本来也想跟着起哄。可是,他看见了自己的号码——十三号。
  绿谷的心情突然有些微妙。
  随即,他就看见轰焦冻举起手,说着:“我是二号!”
  “哇!咱们的寿星帅哥!”
  “谁这么享福?”
  绿谷在大家都注视下颤巍巍的举起了手。
  霎那间,安静了一秒。
  本以为学生们会放过自己的绿谷发现——他想的太好了。
  学生不仅没有放过他,起哄的还更加热烈起来。
  其中一个蓝发的小姑娘直接一巴掌把轰焦冻拍到了绿谷身前,看起来激动坏了,摄像机都掏出来了。
  在学生们的起哄下,绿谷看着搂着自己的轰焦冻那张帅气的脸越来越近。
  两人都有些微微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酒壮胆的原因,绿谷,居然没有反抗。
  任由那冰凉的唇贴在了自己的唇上。
  绿谷突然意识到,他和轰焦冻,和自己的学生,居然接吻了!?
  绿谷的脸色突然爆红,推开轰焦冻就跑了出去。
  看着跑走的绿谷,轰焦冻也毫不犹豫就追了上去。
  不知怎么的,轰焦冻觉得今天的自己有点疯狂,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时候应该追上去,要一个东西。
  “等等、绿谷!”
  轰焦冻重要追上了绿谷,情急之下,他一把把绿谷堵在了墙上——用女孩子的话来说,就是壁咚。
  他看着怀里离自己格外近的绿谷,回味着刚才的感觉。
  “绿谷。”
  “嗯?嗯!……我,我在!”
  绿谷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脸上红彤彤的,像是要爆炸了。
  “绿谷今天,不给我个生日礼物吗?”
  “哎?……啊,我……”
  还不待绿谷说完,轰突然吻上了绿谷。
  与刚才的蜻蜓点水不同,这次,唇齿交织。
  看着两人嘴边的银丝,轰焦冻突然笑了,这是绿谷第一次见他笑的这么灿烂。
  “绿谷。”
  “嗯!”
  “……师生恋,了解一下?”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交往了。
  恋爱性质的。
  虽然,他们没有告诉大家,可是大部分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比如那个拿着摄像机一阵痴汉笑的蓝发少女。
  两人的爱情很甜蜜,从一开始的新奇,到习惯,到老夫老妻。
  今天是毕业典礼。
  “请学生代表发言。”
  轰焦冻走向了台上。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
  一切都那么井然有序。
  直到——感谢自己班主任的环节。
  轰焦冻和笑眯眯的绿谷对视这,今天的两人都穿着西装,看起来像是情侣服一样。
  “那个,可以把话筒给我吗?我有些话,想要给我的老师说。”
  周围的人显得很惊讶,不过还是把话筒给了轰焦冻。
  “绿谷老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轰焦冻直视着绿谷。
  “是你将我心底的黑暗照亮,你就像是我的太阳,像是天使一样。”
  突然,在猝不及防之下,轰焦冻突然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钻戒。
  “绿谷,我爱你。”
  周围突然安静——随后,一片哗然。
  绿谷也呆愣在了当场。
  这是毕业典礼啊!
  轰焦冻却突然俏皮的眨了眨眼,像他们初遇时那样说着——。
  “结婚,了解一下?”
  
  
  
  新婚的第一天。
  两人躺在床上,互相都有些紧张。
  “轰君你,求婚的时候也太胡闹了!”
  “嗯。”
  轰焦冻一个翻身将绿谷压在身下。
  他直直的看着绿谷的眼睛。
  “那些事先不管。”
  轰焦冻将脑袋埋在了绿谷的脖颈之间。
  “总之,绿谷老师,现在……冰火两重天了解一下?”
  一夜喧嚣,彻夜不眠。
  
  
  
  “绿谷。”
  “嗯,轰君。”
  “老婆。”
  “……嗯,夫君。”
  绿谷有些脸红。
  轰焦冻看着绿谷脸红的样子说着:
  “绿谷你和我都结婚这么久了,还是这么可爱。”
  “轰君你也不是一样帅气。”
  轰焦冻看着他可爱的绿谷,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笑着对绿谷说。
  “绿谷,要不,生孩子了解一下?”
  “轰君!男生是不可以生孩子的!”
  “那,先努力一下?”
  
  
  
  绿谷怎么也没想到,他与轰的结局会是这样。
  他回忆起了那一闪而过的车灯。
  是车祸。
  绿谷最讨厌车祸。
  那一次,轰焦冻将他护在身下,自己承受了一切。
  医生都不清楚是什么撑着轰焦冻坚持到了救援的到来。绿谷明白,撑着轰焦冻的东西,是他们的爱——轰焦冻,想保护他。
  本来,他们计划好的,来一个全球旅行。
  而现在。
  绿谷跪在面前的墓碑前,浑身颤抖着,无声的哭泣。
  他看着面前的白色瓶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轰君……我…好想,再多了解一些……”
  豆大的泪水滑落,绿谷哭成了一个泪人,他的手颤悠悠的想去抓面前的瓶子。
  恍惚中,绿谷仿佛看见了轰焦冻对着自己笑,一边笑,还一边说着:
  “绿谷,代替我,活下去。”
  再次睁开眼睛,绿谷发现,他在坟前睡了一夜。
  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绿谷将手边的瓶子扔掉了。
  轰君,我会活下去的。
  替你,多了解一些。
  
  
  ——————————
  
  今天学校开会突然有的梗,一个甜的发苦的脑洞。
  蓝发少女是我以前的文里的助攻女主砂糖客串。
  至于结局?因为今天眼睛被闪光灯闪了一下,就想到了。

评论(15)

热度(53)